dbadove在Kepler

尚在人间--我独坐须弥山巅,将万里浮云一眼看开...散尽了往昔...

人的一切代谢产物都像是一种卑微的证明,证明在某种百无聊赖的层面里人的存在。负能量在某个时期总显得比正能量更有效力,或者说,人之所以痛苦且常无法自拔,其实是无法割舍疼痛的快感。一旦生活恢复正常,伤口愈合,意味着某段人事时间记忆将永远成为过去,也意味着那些卑微渺小的存在感,痛苦的存在感也一并化为乌有,而不在。在纵深的黑夜沟壑里,突显出的无数蠢蠢欲动的欲望,实质上都是人为了证明自己存在的附属物。人之所以悲哀,无非是从一个证明迈向下一个证明,循环往复,不得间断,不得停息,以致于搭上所有,却依旧无所获得,唯有灯影下独自叹息。

   
© dbadove在Kepler | Powered by LOFTER
评论